【原創】與老鼠同居的那段日子

作者:荒原人/普世佳音
導語

我再次確信聖經中的那位創造並掌管萬物的上帝,是如何呵護並管理他所創造的宇宙。因為在創造之初,人和天上的飛鳥、海中的活物、地上的禽畜,都是被上帝的話妥善安置,各從其類,在各自的軌道上運轉。許多時刻,人因為自身的恐懼、貪婪、狹隘,僭越了創造主賦予人的道德自律,盲目屠殺小生靈,導致生物圈的動盪與不安。

 

老鼠愛大米的潮解釋

 

忘記了哪一年,《老鼠愛大米》火熱了一把。大街小巷、茶餘飯後,“我愛你,愛著你,就像老鼠愛大米”的旋律,充斥著大眾的心靈空間。那份對愛的渴望,在沒有愛的現實裡對愛的追求,成為聽眾的精神寄托。

 

我也認為,《老鼠愛大米》和許多流行樂一樣,是言情歌。這麼多年過去,經歷了一些波瀾,耳邊再次響起這句歌詞時,我突然發現,“我愛你,愛著你,就像老鼠愛大米”,原來講的是一個關於關係的問題。

 

網絡時代,追求心理刺激與感官享受,一切跟著感覺走。人們很可能以為《老鼠愛大米》是愛情的靡靡之音,其實不是這樣。如果安靜下來,思想歌詞內在的含義,也許能獨闢蹊徑,找出另一種啟發。

 

這句歌詞可不那麼簡單。牽扯到“我和你”,“牠”和“它”之間的關係。這份關係,如果不是在愛裡,就會釀造“老鼠愛大米”的結果。什麼結果呢?

 

善於思考的人會想:“我愛你,愛著你”是多麼純粹的情感告白,和“老鼠愛大米”有什麼關係呢?但是你如果瞭解一些老鼠匪夷所思的生活形態,就知道老鼠和大米之間,那種近乎於剝奪、佔有、侵略、踐踏的關係。到了最後,倉庫盈餘的大米,就成了老鼠的美餐。

 

在這個角度,“我愛你,愛著你,就像老鼠愛大米”,以一種幽默詼諧的方式,諷刺了這個時代,人與人之間那種近乎於老鼠與大米之間的“愛”。

 

可見,這句歌詞依然有一個提示的作用。“我愛你”,並且“愛著你”,是一個持續不斷愛與被愛的過程,為了不讓所愛的人以及自己有限的愛,成為老鼠對大米的瘋狂撕咬,你必須持之以恆相守著一份承諾。

 

我的鄰居是老鼠

 

我最近可是被老鼠折騰得夠嗆。我發現,這座氣候溫潤、環境潮濕的城市,不僅人的消費水準異常高,即便老鼠,也常在每一個夜裡怡然自得、四處尋覓牠的食物。牠的食物四處可見。一些富商們,常常把吃不完的東西,或是剛買下不想吃的東西,隨手扔在垃圾筐,或徑直撂到樓道裡。當夜幕升起,城裡的老鼠便蠢蠢欲動。牠們等待著人們入睡,於是迫不及待招呼身邊的兄弟姐妹,開始上躥下跳、饕餮美味、好不過癮。

 

時間長了,這座城裡的老鼠,各個身形彪悍。牠們吃下了太多油水,儘管,是從垃圾裡淘出來。人們的地溝油對牠們老說,是上等佳餚。我常常會在街道碰見牠們,一看到這些體格彪悍的生靈,我的雞皮疙瘩渾身戰慄,好不自在。

 

我是畏懼老鼠的,許是生性膽小的緣故。但這不是唯一的因素。我的姐姐對蛇有恐懼症,我和我爸對老鼠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。應該不是恐懼感,而是一看到這小東西,心裡就不自在,那種感受非常令人痛苦。我一直懷疑人和動物為什麼不能和諧相處,但目前為止,在我的家庭裡,只有我媽是剛強壯膽的,她可以完全做到與動物和諧相處,就是按照“各從其類”的規律,各自相安無事。

 

我記得七歲之前,媽帶我生活在一個具有歷史滄桑感的村莊。她在院子中央開墾出一塊菜畦,裡面種下名目繁多的蔬果花卉,四季絢爛。媽每天早晨,為這些自然生命祈禱。我懷疑她是典型的理想主義者,或是典型的宗教瘋狂。然而令所有人感到驚異的是,那塊菜畦,從來沒有蛇鼠出沒,這在那個古老村莊,簡直不可想像。其它家呢,或是用鼠藥、或種下指甲花——據說這種花對蛇有震懾力。但媽從來沒有用。對此,我至今感到費解。

 

目前問題是,這座城裡,諸多體格肥壯的老鼠,如此叨擾,吵人入睡,實在令我輾轉反側。每天晚上,牠們十一點左右,準時行動。我發現,老鼠家族不僅團結,而且非常守時。牠們不會為了約會而遲到,也不會為了食物而拚命。

 

我買回一大包鼠藥。據說,這是民間發明出來的鼠藥,還有一個搞笑的武俠名字:“三步斷腸散”。說明書裡寫著,老鼠七米之外,聞了這味道,一定七孔流血而死。我問會不會影響人體?那人說,對人無害。

 

真的嗎?

 

我開始在住所四周撒下這藥。這舉動,就好像害怕敵軍侵襲,四處設置陷阱一樣。這下,總該高枕無憂了吧?

 

剛開始的一段,的確有震懾作用。老鼠窸窸窣窣的聲音,漸漸聽不到了。但這幾個夜晚,老鼠們不但沒中毒,反而越來越活躍。

 

我徹底無語了。該怎麼辦呢?

 

……

 

媽媽和牠們

 

我總能從媽媽身上,得到力量。媽媽的那種勇氣,實在令我欽佩。

 

有一年冬晨,冰天雪地,媽媽安頓好家事後,一個人穿著厚重的棉衣,帶了剛做的食物去鄰家。那棉衣袖子很短,她已經出門,又返回,戴了一雙袖套,不至於被凍傷。

 

她去鄰居家,之後發生什麼,我不知。記憶裡,那天,媽媽回來後,整個袖套都被撕碎,手上有一些抓痕。後來,媽媽告訴我,鄰居家養了一條大黃狗。她剛進門,狗撲將上來。她拚命抵擋,大狗緊緊咬住她的手腕,幸虧她套了袖套,不然,整個手腕都會被咬斷。

 

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”。那次遭遇,並沒有讓媽媽心有餘悸,也不產生心理恐懼。她跟我說的時候,顯得津津樂道,好像在描述一場精彩的人狗大戰。直到現在,媽媽不管走到哪裡,也不畏懼。

 

有一個夏天的傍晚,暴風雨即將來臨,媽媽打場回家。她要以最快的速度,將麥秸捆紮在一起。她的手剛伸入麥秸,抓住了一條蛇,她隨即把蛇扔到一邊,那蛇逃之夭夭。

 

媽媽與老鼠的親密接觸,是我讀中學時。那時,小區裡有大規模的鼠患。一個夜裡,我臥室的床下,突然跑出七八隻老鼠,都比較小,但非常機靈。我嚇得躲到客廳裡。媽媽成了我的避風港。她關了我的房門,一個人在臥室裡,把小鼠們逐一趕了出去。

 

我問那些老鼠們去了哪裡?媽媽說,去了牠們該去的地方。我既沒有發現牠們的屍體,也沒有看到牠們跑的痕跡。但我知道,媽媽有她的一套勇敢的、智慧的方式。具體是什麼,我不知道。

 

還有去年發生的一件事,現在回想起來,有些不可思議。

 

小區裡,每天會有阿姨去我家禱告。這種禱告的生活很好,可以有效促進人們的感情,尤其對中老年人,激發你思維的活力,增加你生活的樂趣。有位阿姨,我稱呼她張姨。張姨的姑娘Z和我一般大。有幾天,Z同學送給她一隻小寵物,是一條小狗。但Z爸爸不同意,小區也有明文規定,不能養寵物,認為有損城市形象。好幾個夜晚,她只能抱著小狗,在衛生間裡勉強過活。但小狗晚上一直喊叫,她爸爸聽見後,怒火中燒,說再不送走,便摔死牠。張姨很焦急,她不想領養寵物,但又不願讓女兒為難,正處在兩難之間,她來告訴我媽媽。她們只能祈禱。那次禱告,媽媽有兩個內容:

 

一:萬物都在上帝的掌管中;

 

二:為了家庭和睦的緣故,請求上帝可否讓小狗不再嚎叫,並聖靈感動Z,主動送走牠。

 

第二天清晨,張姨樂呵呵來家中,說那晚,小狗非常安靜,並且Z也願意將小狗送走。皆大歡喜。

 

這件小事,使我震驚。我不再認為媽媽為小動物的祈禱,是一種盲目,是一種迷信,乃是基於一份純粹的愛。我也想起,不知是哪位聖徒,司布真或是奧古斯丁,講道時,都有飛鳥在一旁傾聽。

 

我再次確信聖經中的那位創造並掌管萬物的上帝,是如何呵護並管理他所創造的宇宙。因為在創造之初,人和天上的飛鳥、海中的活物、地上的禽畜,都是被上帝的話妥善安置,各從其類,在屬於各自的軌道上運轉。許多時刻,人因為自身的恐懼、貪婪、狹隘,僭越了創造主賦予人的道德自律,盲目屠殺小生靈,導致生物圈的動盪與不安。

 

因此,詩人大衛祈禱說:“耶和華啊,人和牲畜,你都救護。”

 

 
 

地址

美国

亚洲: 香港郵政總局信箱12058

亚洲

香港郵政總局信箱12058

 

联系方式

电话:

中国: 130-6848-6840
香港: 852-6888-6840

电邮: